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轶名的博客

本栏日志内容均为本人原创(标注除外) 请勿转载引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走近诗人贺敬之  

2010-08-24 06:23:32|  分类: 激情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走近诗人贺敬之

    佚 名(作者笔名)

 

(原创) 走近诗人贺敬之 - 佚名 - 轶名的博客

(原创) 走近诗人贺敬之 - 佚名 - 轶名的博客

2009年3月29日拜访原中宣部副部长、文化部代部长、中国现代著名诗人、

诗坛泰斗贺敬之(中)合影。右二为著名 诗人、诗评家丁慨然(我国著

前辈诗人丁力之子);左一为军旅诗人蔡诗华;左二为《新国风)诗社

社长任长连;右一为《志者蓝天》作者。

 

篇头这个文题,起得并不醒目而且一般,看上去更是很平常、极平淡。文题如此的平铺直叙,难于大雅之堂,是因为自己文学功底的浅淡、茫然。

  有幸劳驾文学、诗歌界的几位老师、编辑一道陪我去拜访贺敬之前辈,这是我期盼已久的愿望,是我这个诗歌爱好者的一生幸事。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。兴奋之余又流露出几分内心的愧疚和自责,因为这会影响和干扰了贺老的正常学习和休息。

这次拜访时间虽然是那样暂短,却更令我终生难忘。我没有能力去用华丽、悬浮的语言,来敬赞贺敬之这位中国当代我心中的伟大诗人,如果那样,会觉得像在自己的脸上,涂抹上了一层愧颜。更不敢在这位对中国当代文学、诗歌有着深远影响,曾有过杰出贡献的大家面前谈论诗歌。贺老那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,那言简意骇的心灵博语,那富有诗意的诲人哲理,都使我更难以回答他老人家,向我提出关于具备何种诗观问题的提问,这可能是我一生都难以回答合格的考卷。它是否是所有诗人都应该面对、认真思考和严肃回答的一个问题。

贺老把自己曾有过的贡献,看的是那样平淡,他把自己对文学、诗歌取得的成就看的是那样自然。贺老把对他文学创作客观的历史评价,认为是评价过高并深感不安。他老人家不止一次,反复地向前去拜访的几位资深的老师和编缉同志告诫:“不要在任何场合及宣传中把我称为某某泰斗。高处不胜寒,陡峭的山峰并不是我害怕,害怕的是我一时的疏忽和瞬间的得意”。可见,谦虚谨慎是他老人家保持共产党人优秀本质的准则要求;居功不傲是他老人家保持不变的高风品格;诙谐是他老人家永葆青春的亮节不衰。如果有幸贺老能看到这个题目,我想他老人家也会感到坦然,也一定会使贺老的心中更觉得自然、惬意。这是亲身在聆听他的教诲中,对我们反复表达了他发自内心的本意。不管他是否看到我这笨手拙笔的文题和愚人浅识的内涵。“德志馨达、诗文巍然”是我对这位老前辈、当代著名诗人无比崇敬的感动心言。

  事实上我们距离贺老,他那内心极不愿意对他使用“诗坛泰斗”这样的称呼;功成不居的德馨品质;他那种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;对革命理想的忘我追求;对文化事业的突出贡献;对祖国和人民的无比热爱;对文学创作的卓识远见;对当代新诗歌发展和方向;对科学发展观的努力学习;都相差的是那样遥远、攀不可及。

  我对贺敬之老前辈由衷的崇拜,是因为从小是在听着《南泥湾》的歌声中长大;是《回延安》的诗句,让我们懂得了红领巾的鲜艳和宝塔山的雄伟;是《白毛女》的泪水教育着我们对新中国的热爱;是《雷锋之歌》带领我们融入了那火红的年代。贺老这些璀璨夺目文学代表的巨作,书写着当代诗歌的奔放;迸发着中国当代诗坛的激情;开创着当代文学的辉煌。它塑造了一代人灵魂;它影响了一代人的志向;更鼓舞了一代人的成长。称他为当代中国诗坛中的领军人物,当代中国诗坛的泰斗并不为过。但在聆听他的教诲中,他对诗人们对自己的这种评价,尤为不安,言谈之中略带有歉意的反感。他又一次告诫诗刊的主编及前去看望他的同志,“不要对我这样的称赞、冠戴”。

  诗歌应是大众的心声,应是民族的灵魂。应抒发劳动人民对党的深情,应歌颂党与人民的鱼水相连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应是文学诗歌界永不偏离的航线。文学创作、当代诗歌,要面向广大的人民群众,这是发展的基本原则。劳动人民是诗歌创作的伟大源泉,这是发展的基础。我们在聆听贺老的有力话语中,反复讲起的是上述观点的教诲。贺老虽年时已高,但谦虚的胸怀令我们敬服,襟怀坦白的气质令我们钦佩。他把自己投入到人民之中,不定位在诗人之上,这就是贺老所特有的“行芳志洁”的高尚情操。

  提起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的伟大功绩,贺老更是由衷的兴奋。但他对当前社会存在种种一些对当代诗歌的评说、非论深感忧虑。对靠炒作引发的种种利欲熏心、失德等丑闻现象刚肠嫉恶。他观点直爽,坚信这只是个别的极少数。广大文化、文学诗歌创作人员是好的。并反复向一起看望他的几位老师和编辑陈述,让我们认真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“十七”大会议上的报告,领会其精神和实质,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文化前进的方向,诗歌创作更应该丰富多彩。要把胡锦涛总书记在报告中关于“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”的论述精神,落实到文学诗歌创作中来。他始终坚信,诗歌作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,有着极大的繁荣空间,自觉主动推动文化大发展、大繁荣,是党中央在新时期,交给每位文化工作者的光荣任务。诗歌的创作,也同样要达到报告要求的“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”之目的。

  出于对文学、诗歌的爱好,我很早就准备把自己业余编写的一些短诗、散文,包括未发表的一部份,都集中整理在一起,准备出一本小集,但只因写的大都粗糙、乏味、直白,诗不像诗,词不像词。写诗缺少诗味、诗的语言,填词缺少词韵、词的功底,作散文又缺少立意和抒情。由于本职工作的繁忙,使这个愿望一再搁浅,推到至今终横下心来,把多年积累、零零星星的拙笔淡墨,一一整理,把难以回忆和来不及修改的删掉,但不尽自己心意的太多。只能把比较近期的诗歌、散文进行收集,但内容确显得零散,文体又不够统一。这更增加我对小集内容和质量的担心。经丁慨然老师的鼓励支持,将整理的诗文集名,用自己原创诗的题名,确定书名“志者蓝天”。

  值得感激的,是诗坛界的老师、编辑给了我参加去拜访贺老的机会。不知天高地厚的我,也特意将整理装订的书稿带在了身上。当向贺老介绍我是诗歌爱好者时,我竟忘记了自己与眼前这位大诗人不协调的地位和身份,索性将书稿送到贺老的面前。贺老接过书稿,仔细认真地翻看着目录和内容,称赞这个书名起的好,随即将书稿委托给了身旁的总编同志阅审。当我斗胆向这位老人提起请赐墨宝题写书名时,贺老的脸上并没有让人顿感愀然,而是批评当前社会上,对名人题字、题词的曲解、失德和利用。特别是对见利忘德、忘义个别现象,贺老更是刚肠嫉恶,爱憎分明。

  当我们与贺老合影后准备告别时,贺老对我“班门弄斧”的痴心,给了我一个喜出望外惊叹,他老人家何止是答应只为我题写“志者蓝天”的书名,他是激励和希望所有的志者,都拓展一片蓝天。

  短暂的拜访,使我对这位中国当代文学、诗歌界的伟人,更加崇敬和热爱,此时我们与贺老身虽咫尺相隔,但与他老人家崇高的思想境界,胜过海悬。贺老的形象和教诲,引起了我对名人态度的多方位思索,使我对诗观的理解,泛起了轻轻波澜,思考着怎样去填写人生这张志者的答卷。

  贺老他那冰清玉润的德馨品质,辅世长民的精神风范,殚见洽闻的诗观境界,淡泊名利的清风劲节,襟怀坦白的刚肠嫉恶,使我们一生都难以读懂和走近。

  就要离开贺老居住的小区,猛然抬头看见满枝笑颜的白玉兰花,在晚霞的辉映下夺目耀眼,愿它“英姿晶色一身清”的芳香,永远与诗人相伴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09年3月29日于 北京

 注:此篇散文已经收集在《志者蓝天》诗文集中发表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42)| 评论(37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